乐投电竞-经典乐投电竞在线阅读:父山的由来

当前的位置:乐投电竞 > 原创文章 >

父山的由来

2021-10-09 15:31:46 作者:彼岸丛林 来源:乐投电竞 阅读:载入中…

父山的由来

  很小的时候,那个生在天下第一穷人——你家隔壁的却是县委书记家绰号黑皮公主的千金,虽然她的父母都是白皮嫩肉身材高大一看就不是劳动人民,她却不光皮肤黑得泛光还身材小得让人嫌让人疼让人恨不得一口吞了,而且人家常说的人话,拿钱都别想让她开口,人家不说的鬼话全包她一人说了,幸亏那时候她说的多是比你还纯粹的老土带脏的家乡话。这与她长大后一口的普通话有着天壤之别,那时候她专用故事吸你,与天命之年的你专用故事吸她也有着天壤之别。

  有一天,你这个十二岁的穷小鬼和她这个九岁的小黑公主平生第一次结伴上父山。她戴着一顶崭新的五角星的军帽,露着两条农家女的小辫子,却又像刚刚遇上一位没把县太爷家的公主当公主的恶劣穷鬼那么愤愤不平:什么一亿年前四亿年前,父山就被火山爆发出来了。奈(那)是骗人的鬼话!奈些吃饭没事做的科学家,咋啊就不港(讲、像)是五亿年前或一亿零一年一亿缺一年多一月少一天多三小时少五十九分或者三十八分零五秒零四秒哉?但是,火山爆发成父山,可能肯定肯定可能是肯定的喂!要不,内(这)好好的湖边平地上,咋啊就港(像)妇女肚子一样突然鼓起一座山?我爸港,山都是天地结合就像男女结合生出来的儿女。我妈越港我爸港不到一句正经话,我越相信我爸港的都是真的,我以为太正经的话大多是人家瞎编的假话。要不,你看内山不光长毛,还长着许多洞,就港(像)人身上也有许多毛许多洞一样。人(眼)里长着小菩萨就会看得见,山洞里长着小菩萨也就有灵性,没灵性也就不长毛,不长柴禾不长树,也不渗水了,山下人也就冇的吃冇的喝了。于是乎,山洞里就长出许多男菩萨女菩萨。女菩萨男菩萨一恋爱又生出许多小菩萨,许多小菩萨又生出更多的小菩萨,更多的小菩萨就跟小猪一号(一样)的满山乱跑,满山乱跑就长出了满山的柴禾和树木,猪屎猪尿又肥了柴禾和树木,上山砍柴的人又往往不小心把它们踩伤了。踩伤了的它们要是还能长大,就会恨恨地变成吃人的野猪,山也就更有灵性了——我的个亲娘,我的乖乖隆的咚唉!这就跟蒙古草原需要狼,狼又威协着蒙古人一样。

  山都是天地结合造成的,但是,我孑这父山却是我孑内(这)个火山神被地鬼撺使出来的。奈地鬼就是被上天打在地心里憋了几亿几千万年的鬼。奈地鬼无丑不丑无大不大无高不高,躺在地心睡觉打呼噜,大海就起着一波一波的大浪,一旦醒来,抻一抻懒腰就能把地球撑破,打个嚏涕都有十八级地震,曾经的恐龙都是被它震断了种。地鬼也不想轻易惹祸,就对火山神港,我是犯了天条,你就算是癞癞姑(癞蛤蟆),也该钻出地面吐吐气吧。就内么一句鬼话,奈个就港你一号的从未受过诱惑和欺骗的火山神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说我本就是火山之神,火山本就不该被压在地底,何况我还能给人类带去火种以及许多财富,人类不会享用可不是我的责任。于是乎,奈火山神也就跟你孑一号的,脾气一来九条牛都拉不回头。最挞酱最糟糕最砸蛋的就是奈火山神还跟你孑一号的大木骨屌,冲出地面还想再冲天。光是冲地可能没人管,但要冲天就该先跟玉帝打个招呼哉。要不浮山完全有可能被定为仙山,让人看着就像一把永远的奥运会火炷在燃烧,必要时让天神们就着山顶的火盆炒菜、蒸山芋或者烤火取暖,甚至借着火光举行歌舞晚会,让我们也能在山半腰的仙人洞里跟着神仙学弹琴唱歌跳舞哉,长大了还能跟神仙小伢一起念书恋爱生出小神仙呐,整座山也可以跟天柱山一样直接被用来做上天下地的阶梯哉!

  现在,你孑用你的猪脑想象一哈(下)。奈一天可能是早上或者黄昏,也搞不好是中午或者半夜。乖乖!奈火山神一个腾身。乖乖!就像一条火龙从海底一哈子飚出来一号的,而且一飚冲天。乖乖!奈要是飚到你孑脸上怎么得了?(你说,要是飚到你孑脸上肯定没事,你孑黑野猪皮脸,扎实些。她说,你孑祖宗八代都是黑野猪皮脸),看着就要把天飚一个窟洞,要不就把天烧着了,把云彩跟蚊帐一号地烧成一片灰。奈灰港蝴蝶一号的满天乱飞,害得正在兴欢作乐的王母娘娘和仙女们都眯了眼;害得男神们都以为蠓虫飞到鼻(眼)里去了。可天上奈么凉,乃(哪)有蠓虫呢?等晓得咋啊着,神仙们就气得一边打嚏涕一边跺脚,就天风怒号地震山摇了。据说天就是一个大水库,水库底都是用彩色白铁皮做的,但只要奈白铁皮有个筛子,奈漏水就比黄山、庐山的任何瀑布大上一万倍,何况玉帝还会叫上东南西北四大海龙王一齐往火山头上潽水。只见奈水白光耀眼,乍看就港一把无大不大的铡刀一号的,可怜就把火山噗的一刀切成了断头崖。奈金鸡洞一带的断头崖就是内么切成的,就港刀切豆腐奈样的一偡齐。也有人港,奈一天啊奈一天,整个天地就港忙着煮泥鳅钻豆腐一号的。水煮滚了,泥鳅就往豆腐里钻,豆腐煮滚了,泥鳅就从豆腐里往外钻。火山就是奈泥鳅,泥鳅钻出豆腐,可怜就被烫死了,天神们就好吃大餐了啊。可想而之,当时的火山神曾经怎样地挣扎过,奈感觉可能都胜过我爸患着绞肠痧,我妈差点死于难产耶!也有人港,天不是水库,也就冇放水煮泥鳅,更冇请四海龙王过来潽水,真要那样,地球人都死光了。火山也没有烧着云彩,是火山灰飞进了天神鼻孔和睛里。所以如来佛、弥勒佛、孙悟空、猪八戒、七仙女、八仙女、王母娘娘、玉皇大帝等等一时急不过,都对着火山头尿尿,就把火山尿得港蜂子葡一号的了。奈仙人尿有一股辟邪的怪味,火山神什么都不怕就怕奈怪味,尤其猪八戒奈猪尿味(你问,你喝过猪八戒尿了?她说,你一家人都是喝猪八戒尿长大的)。地鬼又对火山神港,你看天上就像开过会似的,没一个神仙帮你港话,奈女娲本来最痛恨天上漏水的,也在一边跟木头菩萨一样,你既冇跟女娲通通气,也冇干脆一口气冲到九层天上,向九重天告个状,再向下潽一场大火把玉帝奈重天烧了?火山神港,我怕九重天一重天都是一伙的,他们错了都是对的,只有我们必须顺从天意,冇天意顺从我们的。地鬼一时无语,火山神就更沮丧的一头瘫倒在地,再过一千一万年他都不想再冲天斗地造福于民了,以至奈仰天最高的鼻尖子也就海拔二百多米,还整个身上都百孔千疮的,又不能当女人用,用了也生不出小伢。你孑用猪脑子想想,奈可就像你孑好不容易一生只发了一次火,就被人当着火头浇了一大盆冷水。火只能借着锅底烧水,水直接就能灭火,气人啵?当然,有许多火山还在不断冒火,无人举报,天也不管,就我孑父山带头爆发活该倒霉,就长内么一丢丢高,我要是一生气都能一口气跑它头上尿尿。

  她接着又鬼人说鬼话:其实,奈火山爆发也可能肯定肯定可能不是真的喂!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正在忆苦思甜,牛鬼蛇神都必须啃一口苦馒头,咂磨一下由鬼变成神再由神变成鬼又由鬼修炼成神的来之不易。有个脑筋跟你孑一号不大好的蛤神(你说,你脑筋好,你脑筋放在火里烧不烂煮不熟。她说,你不接颌巴气就要死盖?你说,你不打拐骂人就活不下去盖?),负责蒸着一个无大不大还放了各种无苦不苦的苦药馒头。他一边蒸馒头一边看《西游记》小画书,就把馒头蒸得焦煳烂炭,里面全是气孔。气孔里都红哈哈地冒着火焰,最大的气孔都能装进一个父山中学了。于是,奈馒头就有暴炸的危险。在天上都能炸毁一间厨房,在人间就会把一个公社都炸到天上了。要是玉帝晓得了,他就要从蛤(只能活在烂泥中的低级无能之虫)神变成劣畜了;要是被娘娘晓得,他就要被阉了当太监,天天给神女们洗屁股还要打嘴巴。奈蒸馒头的地方离东海较远,离长江较近,要是扔进长江堵住江水就会淹死许多人,便叭一声将奈馒头扔在白荡湖里了。当时,奈湖水被炸得就港无大不大黄里泛绿绿里泛白的荷叶,奈许多鱼啊蟮啊都趁着荷叶飞了。可惜你冇看见,我也冇看见啊!后来,奈剩下的鱼只能喝着苦馒头水,就在心里结成了苦胆,人也是这样的。因为苦胆把各种苦味淤在了一起,奈肉就鲜美好吃了。而后,奈苦药馒头就发霉长毛。奈毛就是树林和山草,奈山草和树林也都变成苦口良药了;而后,外地人都以为露在表面的就是整过父山,只有父山人才晓得奈馒头砸地有多深,被砸进地底里的馒头还有多少气孔,要是一个气孔接一个气孔钻下去,都能钻到地心见到地鬼了——奈才好耍呢!可怜外地人还都不亦乐乎的,见个表面小气孔都小鱼上水一号地来了,还又是刻字又是题诗的,连孟郊、白居易、张孝祥、欧阳修、王安石、范仲淹奈号的大头子都来了,搞得父山都成天下第一文山了。陆子俨带着儿子陆游来了,陆游带着表妹唐婉来了,苏东坡也带着亲妹来了,亲妹又把秦观引来了。港在父山上恋爱,奈恋爱都山一样稳固水一样灵秀,生的小伢孑都聪明漂亮又强壮,而且子孙兴旺。和尚们不谈恋爱,不晓得咋啊的也来了,还又是盖庙又是烧香的,结果引来尼姑,尼姑引来道士。要不是奈不识字的成吉思汗和张献忠以及清朝兵荒马乱的,父山也能修成仙山呐!

  你接颌巴气:白居易说过,山浮水面水浮山。也可能说的不是我们这父山,也可能我们这父山老早就叫浮山,后来人看着连最牢靠的山都叫浮山实在心忧就改为父山,以为有父必有子,还会子孙兴旺。但它老早叫浮山肯定是有些浮的性质,就像爸和你妈老早都水性杨花不懂事,所以陆游和唐婉浮在这山上谈恋爱,肯定靠不住。她说:你是港我们而后要在内山上谈恋爱就是浮的吧?——不是浮的,还能跟天柱山或泰山一样顶天立地呀?——奈你这么说,我们而后要到天柱山谈恋爱?——那我一个大男子汉,长大了就要当毛主席接班人,不是谈恋爱滴耶。我就奇怪你这些好像不是从人嘴里冒出的鬼话,到底是听来的,还是自己瞎编的?——咋啊着?——听来的就是上了人家的当。要是听你爸说的也是上当,还证明你爸有神经病。要是你自己瞎编的,就证明你不是天才就是神经病。你是不是天才不太好说,你是神经病是肯定可能可能肯定的喂。搞不好你一家人都是神经病,要不你不会这样说话。——奈你妈不是神经病,你也不是小神经病,你把父山的由来,编出第三种、第四种?你不晓得只有神经病人才能写出与众不同的乐投电竞,要是跟你奈花岗岩一号的子弹都打不进去的头脑,除了写出父山在四亿年前一亿年前由火山爆发而成,而后想回到地下回不去,只好在地上讨个女山做老婆,而后又生出许多子女山,子女山下又生出许多人,还能写出什么?——那写文章就要神经病,搞不好还要加上精神病,更不好还要百病齐发,哪个孙子愿意呢?——奈我就做一个百病齐发的天才,也比你二百五、花岗岩好吧?——二百五有福,花岗岩枪打不动,天才就命苦了喂!——咩,我内苦命天才恐怕还要向你内二百五讨饭呐,你内比我大三岁还穿着开裆裤露着乌龟黄蟮头的二百五真是有福呐!——哪个穿着开裆裤呢?——你不开裆裤,奈东西怎么朝天戳着呢?

  你没有马上接哈巴气,而是想起你一个男同学跟你说的,她横口子直口子都能说话,蒙上半边都没人说得过她。所以,你跟她说话,多只能附和:对!是!嗯!好!真好!讲不来的好!好得没法再好!再好就要命了!要不,就得倒霉。要是倒霉了还想向她讨公道,人家又会笑你:她放个屁都是仙女屁,喷香的,吃了长大个子,她那仙女香屁只有你吃得到。但你还真没听她放过屁,想必女人放屁都比较精明。仅此,你也感到做女人很神圣,不免为自己生而为男无法做女痛苦不堪,再想想天生笨拙幸好为男。可是、可是,就她那黑补溜鳅还跟泥鳅一样大的小矮饽椤子,还老戴着一顶军帽冒充解放军,你戴的马虎帽就像电影里的外国黑帮杀手,实际却是国产乡巴佬后代,实在委屈死了。也好在她虽能冒充解放军,顶多就是个蹲着尿尿的女兵,你也不靠她吃饭穿衣上学,要她做老婆生小伢八字不见一撇,何况还怕生下又一个小矮饽椤子更兼黑皮妖怪。可是,只要有一次你被她不睬,人家又会笑你:咩,这哈子被黑皮小妖甩了吧,呵呵哈哈嘿嘿哈。你被她甩一辈子都可以,但最好人家都别睬她。可人家多是在背后说她可能是黑蛇精黑狐狸精下的种,要不就是她爸妈不能生育就跑到非洲拣来的种,见面却又对她极尽谄媚,她也就一付黑嘴白牙,笑得就像一朵什么花。当下,你就摸了一下她的头又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说:还是你好,你这裤裆胶揞密缝,谁都不知里面藏着什么怪东西。

  谁知她一高兴,又鬼画(话)桃符地把滴水洞叫成了仙葫芦洞、神葫芦洞、葫芦洞,再由葫芦洞扯出了什么后汉的前汉,有个叫费长房的小鬼孑,就喜欢跟在新鲜人后面逛趟子。逛着趟着,就见一个特别新鲜的白毛老头腰悬一只葫芦。奈白毛老头还老是打开葫芦盖喝酒。喝过之后,还对着葫芦口,摇头晃脑地吹出酒水清香婉转的音乐。音乐里还冒出缕缕彩色清香的烟,彩色清香的烟里又冒出一只白鹤两只白鹤三只白鹤朝天飞。白鹤一飞一叫,天空里就有许多花朵自在地飞。花朵自在飞,又引来许多蝴蝶,把天空飞得别提多好看。奈白毛老头每逢散集之后,就找一块避静之处,将身子缩成一只拇指大的小人儿,跳进自己的葫芦之中,不管人家把奈葫芦丢在水里还是埋在火粪堆里都冇事。奈一天,小鬼孑们就对着葫芦听见一阵热烘烘地呼噜之声,过了一段时间,又听得一阵山歌野调和打拳踢腿的动静,那葫芦也就蹦挞不止,一会嘴朝天,一会头落地,一会挺肚子扭屁股。费长房和许多小鬼孑就想捕捉奈葫芦,总捉不住。一日,忽听奈白毛老头从葫芦里面喊,费长房呐,咋啊不进来耍一哈子哉?费长房早想到奈葫芦里耍一哈子了,抢忙应了一声,睁睛便见另一片天地。另一片天地里尽是桃红柳绿,还有许多小美人秧子,个个喜笑盈盈的,却冇一个专门管教人的老师和父母。而后,他的父母便天天早晚在街头巷尾为他招魂喊号,把喉咙都喊嗄了,才见他从奈葫芦里应声而出,奈神色都有点怪怪的了。父母便认定儿子中了白毛老头的邪了,就要向奈白毛老头讨个说法,等奈白毛老头一出来,就把他打得皮开肉绽。乃晓得奈白毛老头既不逃跑也不还手,只管抱着奈葫芦佝卧在地,接着就打起了呼噜。父母又认定奈葫芦有鬼,干脆叫人到自家拿来一把祖传杀猪刀,不敢杀人就砍奈葫芦。奈葫芦又溜又跳,好歹被砍出一个豁口。奈葫芦原本能把天地都装进去,一旦缩小也能藏进荷包,但豁了口就不灵了。白毛老头因是请费长房进的葫芦,更怕奈父母既能砍破神器也就有点来头,看奈费长房更是天生道骨,弄不好还是玉帝家的外孙投胎的,就把奈已经造化够了的葫芦扔在了父山,还叫一声费长房,你就在家好好听父母的话吧,就仰头背手披头散发破衣飘带般去了。奈费长房却被拴了一根绳子似的,虽和奈白毛老头隔着一定距离,却不管乃个都拉不回地跟着去了。而后,奈葫芦就和父山长在了一起,变成了仙葫芦洞。奈被砍下来的小半边葫芦,又被一个过路的神仙拣在大葫芦一边靠着,而后有个到处观察世界遭逢大雨的菩萨就在奈躲了雨,而后就干脆把它变成了金谷寺。奈葫芦盖,肯定也在不远,可能还冇被人发现,也可能就是天池或别的什么洞。

  再而后呢?——再而后就有个名叫左慈的老道在仙葫芦洞里炼仙丹。人家都港奈洞壁一旦由红变黑再变红,丹就成了。可奈洞壁还冇变红,他就被曹操杀了,要不我孑父山人,都能吃到仙丹了。要是我孑父母吃了仙丹就不会老,要是我孑吃了仙丹,就永远十岁十一岁,不要干活,还有好的吃好的玩。书上都港左慈是庐江人,其实奈时只有庐江冇安庆,庐江府就在安庆潜山,大乔小乔就是从潜山被两个狠人头子娶出来当老婆的。左慈就是庐江府桐城东乡的横岗人,横岗姓左的人最多,左光斗搞不好就是他的后代。左慈在仙葫芦洞的通天壶口下刻过“道天德地”四个字,直到文革才被人铲除。而后又有个先生在奈刻上“洗心处”三个字,意思是凡想成仙得道的人,就得在奈用天花雨洗心。天花雨乍看是雨,细看是花,再看既花且雨。反正花雨飞飞、雨意濛濛、花气洋洋、甜蜜丝丝、晶晶滢滢,再加上打雷闪电,就花花雨雨飘飘洒洒丝丝缕缕悠悠扬扬凉凉爽爽惬惬意意地把人都美得疯了。疯了就不晓得家去,更不晓得妻子儿女了。奈,就是洗了心得了道成了仙了!还有人港,常喝奈天花雨的人都能长生不老,男的喝了,一百岁还能下种;女的喝了,生的儿子不当省长也能当副省长,生的女儿大多是皇后。而后有个名叫雷锂的道士,就在仙葫芦洞里刻了三个字。奈三个字在古代从右往左念,就是“雨花天”,现在从左往右念,就是“天花雨”了。港奈时候的雷锂,就晓得现在的人要把字从左往右念,就奈么的既讨好古人也不得罪今人。父山上有许多刻字都这样巧妙,少一点多一撇,意思就变了,唯有天花雨三字不用改动一笔却倒过来倒过去都一个意思,这就是中国才能有的“非常语文”。你孑用猪脑子想想吧,奈些能搞非常语文的和尚道士多聪明?父山有个名叫远禄的和尚都让范仲淹开了窍!不过,有关范仲淹被远禄和尚开了窍的故事,要且听下回分解了。

  说着,她停了一下,更鬼的话就出来了:你而后也当和尚去,要不怕你怎么也聪明不起来。

  那你而后要不要当和尚?

  我是女人怎么当和尚?

  那你当尼姑?

  奈你可想要老婆呢?

  那你还是别当。

  奈你是想要我当老婆盖?

  那你还是当去。

  奈你到底要我当还是不要我当哉?

  那你要我让你当还是要我不让你当哉?

  嗟!你这脑子里全是狗屎连稻草,估计跟你扯一年搭半年也扯不清楚。不过,我还有故事要跟你港呢。

  别拿故事和老婆两个字降我一辈子。

  要不都港你,到头都是不赫屌的东西哉。我还冇当你老婆,怎么降你一辈子?

  那你有屁快放。

  快放,碰到你内现世东西有屁不放也不照了。你就嘿嘿嘿,她就重新开讲:很久很久以前啦,我不是父山人,是我妈生在父山又长得比父山还漂亮,我爸就把我妈弄大了好几次肚子,只等革命成功,大干部都不当,就赖在我妈家里了。要不我们完全可以到远得不知有多远好得不知有多好的好地方去耶,甚至都能住在毛主席隔壁呐。也有人港,我妈被我爸闹革命闹坏了肚子,不能生了,我就不晓得从乃块抱了过来。我本姓陆姓方或姓吴,因为内里有个陆家庄,还有个方以智、吴芝瑛(方家的媳妇,秋瑾在北京结拜的义姐,后来将秋瑾安葬岳飞墓前并取名“悲秋阁”的父山侠女)。不过,我也可能姓李姓张又姓田,名叫田花玉、田化玉、田花雨。又港我本是一个男孩,投胎投错了;又港我是在医院被人掉了包,变成女伢了。现在一天都变不成男伢,内是我一生最要死的事情了。乃个要能把我变回男伢,我都叫他爸了。又港我幸亏是女伢,要不就反了天了。总之,我都搞不清我是怎么来的。

  那还不如我。

  你什么东西啊?她叭一声一跳老高:老子看你是个可怜的小伢孑,要不,老子脚丫都不夹你臭鼻子。

  你心里直打鼓,管她什么好故事,给钱都不听了。她不过就是个漂亮女货罢了。漂亮女货当老婆,十有八九带人分,还要供她吃穿住,人家只管玩现成的。除非当上省委书记,起码也得跟她爸一号的县委书记。再说,她虽漂亮却黑补溜湫的就像什么说不上名字的怪东西,再漂亮也不怎么太赫屌。但你开口却说:不讲故事我就走了喂,免得讨饭没带棍子受狗的气耶。

  你人头就跟狗卵子一号的,乃像听故事哉?

  听故事应该什么号的?

  你爸冇教过你,老师也冇教过你盖?

  老师没教过,我大早没了。

  别拿你大冇了吓唬人。大冇了,妈也冇了盖?

  我操你妈!

  我也操你妈!

  你拿什么操啊?

  就操,我还要操你奶奶,操你八辈子奶奶,唉嘿!说着,她还将戴着军帽的头,左一歪右一歪——气死人了!

  你脱下裤子看看。

  你妈才脱下裤子看看,唉嘿!

  不脱就一辈子别脱,我反正盖后都不跟你这号黑皮女货鬼混了。你到底是美女还是丑八怪,我还没搞清。

  唉嘿,就你这小二百五三百六,还能搞得清美和丑啊?她居然一个鲤鱼打挺,将身子立了起来,并把军帽左一扶右一扶,扶正了,忽地一声吼:立正,向前看!

  你吓了一跳,还真立正了。

  米西米西的,我很喜欢你的,大大的乖儿子的!

  你晓得跟她斗嘴讨不到上份,就不再吭声,她也就抱着你的头对着你的耳朵呵痒一般说:我再告诉你一个我从来没港过的秘密。有个名叫张恺帆的副省长,来我家做客。他把我抱在怀里,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港我叫田花玉,他就把我放在桌子上,叫我妈动笔研墨,他就在我身边铺纸写下“天花雨”三个字。那字太潦草,我怎么看都不是奈三个字,可人家都说是。我爸妈很高兴,而后人家就在学校替我报名“天花雨”了。

  原来,这鬼名字就是这么个鬼来历,怪不得还有人把“天”字拿来当姓,就像要统一世界似的。再说了,不就是张恺帆为你写了三个字嘛?过几年我也写得出来。我给你写成“天花病”,你就活不久了。

  她正得意,满指望你给她这无比神奇的姓名来点吹捧。既是如此,她就将军帽脱下来对你脸上打了两个耳光,还加一声怒吼:滚!以后再别让老子看见你,要不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还要把你内(这)狗操的剁成几十块放在缸里腌着。

  那你舅舅(就)滚了啊!

  滚你舅舅!

  你飞速抢起她的军帽,往自己头上一戴,拔腿飞奔而去。

  滚你妈妈!她做了一个既踢腿又挥拳的动作,可你已经跑远,虽然她集少林与太极的祖传功夫与一身,却只能对着你的背影大吼:二百五、二货头、三百六、神经病。然后坐地,嗷嗷大哭。

  你,记得她坐哭的地方,是父山中学门外的那棵大枫树下。你,经常想念那棵大枫树!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父山的由来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