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投电竞-经典乐投电竞在线阅读:道中还有道(连载)第44章 秦平挂帅调研

当前的位置:乐投电竞 > 经典文章 > 经典美文 > 经典精选 >

道中还有道(连载)第44章 秦平挂帅调研

2021-10-10 19:26:49 作者:自言自语 来源:乐投电竞 阅读:载入中…

道中还有道(连载)第44章 秦平挂帅调研

  上午。由信访科主任赵严开着市人大派的公车,人大副主任秦平率纪委纪检员李周一行三人先到特区管委调查。

  在特区管委小会议室,刘喜贵正向秦平有板有眼地汇报:“几年来,我们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用足用活了市委市政府给予的封闭管理优惠政策,创造性地进行工作。我们在调整产业结构上,成绩较为突出;把原来大小不一,秩序混乱的餐饮业进行整顿规范,保留中高档餐饮服务业,淘汰了小餐馆,或让他们合并,扩充实力;或让它们转产,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为营造宽松的服务环境,平安局为辖区经济繁荣保驾护航,立下汗马功劳,干警和队员二十四小时值班,节假日不休息。群众报警及时出,商户有难及时助。由于环境宽松,几年来我们招商上项目15个,年实现利税850万元。”

  由于秦平原来是特区管委主任,不便多问,则由李周和赵严主询。

  “现在餐饮业还有几户?”李周盯着刘喜贵先发问。

  刘喜贵皱皱眉答:“有300多户。”

  “原来有多少户?”李周追问。

  刘喜贵慢吞吞道:“繁荣时有1300户。”

  “剩下这300多户是有计划调整产业结构的结果吗?”李周也不客气又问。

  刘喜贵结巴起来:“这个,是这样,”他摸了摸鼻尖上的汗,“这300多户除咱有计划地引导保留外,餐饮业减少还有其多方面的原因:一是京珠高速开通,车辆分流;二是有的餐饮业老板小富即满,在激烈竞争中败下阵来;三是有些饭店,利欲熏心,宰客坏了自己的生意,当然也损害了特区的形象。”

  李周从皮包拿出《中原法制报》,摊到刘喜贵面前:“平安人员、老板、娼妓勾结宰嫖客这个问题,你知道吗?谈谈你的看法。”

  刘喜贵乜斜一下李周,又看看秦平:“这是一个普遍问题。不仅咱这儿有,其他地方更甚。说白了,平安人员不放眼线,不好抓嫖客。要想根治,就得有不许嫖娼卖淫的法律。同时,中央和地方都要加大对政法投入。”

  接着赵严提另一个问题:“据部分商户反映,税负担大,承受不了,你有什么看法?”

  刘喜贵沉着回答:“负担重也得交。市政府给特区管委下达的税收任务不减,那就得从商户身上抠。总不能让我和地税局局长从腰包里掏吧?话又说回来,对现在的商户特别对餐饮业定的税是有点高,只要市政府给我们减任务,我同意减商户的税。”

  这时,秦平点点头,打个呵欠:“你找几个商户,我们再摸摸情况。”

  刘喜贵沉吟片刻,列出老板名字:“是让他们来,还是我陪你们找他们?”

  秦平接过名单:“我们直接上路,你不用陪了。”

  刘喜贵淡定道:“好,你们去。老领导轻易不回来,中午咱多喝几杯!”

  秦平抿嘴笑笑,起身走出刘喜贵的办公室……

  刘喜贵送秦平等人上车后回到办公室,立即拨通要调查的几个老板的电话……

  秦平、李周、赵严分别走访了刘喜贵所列的老板名单。

  秦平走进‘成天发饭店’。老板摆手笑答:“没啥问题,没啥问题。”

  李周走进‘诚信饭店’。老板竖起大拇指夸:“管委管得好,治安治得好。”

  赵严走进‘省心饭店’。老板摇头晃脑像背儿歌:“管委是俺的娘家人,处处为俺操碎心,公安是俺的保护神,白天黑夜暖人心。”

  秦平三人走访完毕,赵严先打开车门坐在驾驶位。秦平和李周也回到车上入座。三人面色都很怪异。

  “我感觉不对头。”李周先说自己的感觉。

  “饭店老板好像统一了口径。”赵严握着方向盘,一语中的。

  秦平显得尴尬,暗骂刘喜贵:“这个刘“狐狸”,在糊弄我们!”想罢,他又做安排,“时间还早,咱分头再任意走访几户。十一点半,再碰头。”

  李周、赵严同意。三人下车又各奔国道南北……

  秦平往特区国道北,走访了“天天乐饭店”老板田青。

  田青慌慌张张迎出来:“老领导好!”

  秦平笑容可掬:“生意还好吧?田老板!”

  “ 凑合。老领导在哪儿高就?”田青给秦平递烟。

  “市人大。”秦平淡淡道。

  “噢,噢。”田青点头,给秦平点烟,“老领导有啥指示?”

  “哪指示?我们是来搞调研的。”秦平吐出烟圈道。

  田青这才放下心来,显得漫不经心道:“您已经到人大去了,还操这些心?”

  秦平苦笑笑:“这是组织决定。”

  田青搪塞:“这没啥可调研的。啥都好。”

  秦平冷笑:“你年龄不大,学泥鳅。在市委王书记跟前怎么不说啥都好?”

  田青脸红了:“让说实话,还是说假话?”

  秦平严肃道:“说实话!”

  田青一脸鄙夷:“人大能解决啥问题?都说是花瓶!”

  秦平虎着脸:“人大是还没有睁眼发怒的老虎!有监督权力,有对行政和执法部门首长任命和罢免的权力。”

  田青收敛笑意,认真道:“您能给我保密吗?”

  “可以。”秦平掏出笔记本,“大胆讲!”……

  田青小声道:“警娼勾结丑闻被《中原法制报》曝光后,平安分局紧急安排部署……”

  田青回忆——

  吴九清召开商户会:“如果谁说有嫖娼卖淫的,或说平安局的坏话,正规餐馆关门;有卖淫小姐的,拘留老板!”

  接下来治安队长赵敲带领治安队员挨家挨户通知。

  赵敲对天天乐饭店田青说:“凡有来访者,要说正面话,不要说反面话。”

  治安副队长赵波对漫滩湖宾馆陈冰莹说:“上面来人问,有无卖淫小姐?就说没有,我们正规服务。”

  治安队员大头罗汉于会武对七仙女饭店胖老板安排:“问环境怎么样?就说市委市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文件,特区管委狠抓工作宣传部署,平安局认真落实,保证了一方平安。”

  田青脑际剪影伴音消失。“你说谁敢得罪这些人?”田青面露恐惧道。

  “特区管委是什么态度?”秦平不动声色问。

  “特区机关同志和大部分领导都比较正直清贫。只有一把手……”田青欲言又止。

  “一把手怎么了?”秦平严肃问。

  田青说得很幽默:“一把手和平安局一个鼻孔出气。好像老猫和老鼠睡在一起。”

  秦平撇撇嘴,笑笑:“猫和老鼠应该有矛盾呀?”

  田青道出了问题的本质:“是呀,按说彼此应该互相监督制约,但馋猫和贪鼠本质一样,利益分享,彼此自然就睡在一起了。”

  秦平很兴奋,笔不停地记:“好,谢谢您。看我记得对不对?您修改后,签上姓名。”

  田青慌了手脚,不愿签字:“没这个必要吧,我只说说而已。”

  秦平再次把笔录推给了田青:“这是调研程序,也是你的权利。请您相信,我绝对给你保密!”

  田青无奈,哆哆嗦嗦地签下自己的姓名。

  秦平收好笔。手机响,传来刘喜贵的声音:“秦主任,走访完了吧?”

  秦平把笔记本放在公文包里:“噢,结束了,结束了。”

  手机内传刘喜贵声音:“各位领导都辛苦了,我已安排到金利来大酒店罗马厅208房,你们直接去吧,我和九清局长从单位走。”

  秦平点头答应:“好,好。”

  秦平、李周、赵严在特区国道三叉路口汇合一起,坐上车。秦平急切问:“情况怎么样?”

  赵严擦拭车前玻璃,漫不经心说:“商户反映还不错,和刘主任说的差不多。”

  秦平又问面无表情的李周:“你掌握的情况怎么样?”

  李周暗想:“我要为商户保密。”他便吞吞吐吐道,“啊?是的,商户反映不错。不知秦主任您掌握的情况如何?”

  秦平打着哈哈:“我问的那个老板是个大滑头,他什么也不说,光递烟让茶,还要留着吃饭。”

  三人单独走访商户的情况,除赵严说的可能是真的,秦平、李周都隐瞒了实情。

  中午。刘喜贵、李艳叶和吴九清盛情款待秦平一行三人。大家推杯换盏,酒过三巡。开始称官职,几两酒下肚后,互相称兄道弟。

  吴九清颇有些得意,醉眼蒙眬试探问:“商户反映如何?”

  赵严大筷子夹肉,头也不抬:“反映不错,反映不错!”

  秦平顿顿酒杯,瞪了瞪赵严:“实事求是说,商户正反两方面意见都有!”

  刘喜贵和吴九清一愣怔,相互对视,两人心里没有了底。

  李艳叶对秦平殷勤倒茶,嗲声嗲气道:“老领导到人大把俺都当外人了。”

  秦平嘿嘿一笑:“与你无关,少插话!”

  李艳叶做个鬼脸。李周被冷在一边,埋头吃菜。

  一会儿,秦平似醉非醉,进了卫生间……刘喜贵不敢怠慢,赶紧跟在秦平后面。

  “秦主任,没有喝高吧?”刘喜贵搭讪问。

  “不要紧,不要紧。”秦平扭着屁股把飞流的尿股划着圆圈,“喜,喜贵,道上的商户有正反两方的意见,特别是说你和吴九清穿一条裤子宰司机。轻者,你是无作为,重者,你是合伙犯罪!”

  刘喜贵急得摇头晃脑,正尿的尿也憋着了:“哎哟,我冤枉呀!”

  “冤枉不冤枉,我如实向市委汇报,领导自有评判。”秦平提起裤子,乜斜了刘喜贵一眼。刘喜贵感到秦平的眼神像蛇一样放光……他打个寒战,‘哗’,憋住的一股尿又飞流而出……

  “秦主任,您是老特区主任,您最清楚‘道中还有道’。材料能不给领导送就不送。”刘喜贵靠近秦平的耳根,“有事咱商量。”

  秦平晃晃脑袋,“嘿嘿”一笑,晃悠悠地回到座位上。刘喜贵强打精神坐在陪坐上,闷闷抽烟。

  大家酒足饭饱离席,怀着不同心情离开金利来大酒店……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